花藥與促進精素的進展

張之芃照片

張之芃

接觸大地實業有限公司負責人、花精之友主持人、北美花精FES認證花精諮詢師、日本富士山花精協會花精認證師、蘇格蘭蘭花花精講師、CIMPHA中華整合醫學與健康促進協會/花精組主任委員、在台灣設立有八所「救災與公益花精」免費索取服務站

花藥與促進精素的進展

一般我們會把花精(flower essences)與花藥(flower remedies)兩個字當作同樣的事情,其實不然,「花藥」是用於解決負面情況的產品,就像巴哈花精的溝酸漿花精(Mimulus)用於幫助人面對已知的恐懼,或是酸蘋果花精(Crab Apple)能夠幫助有自厭感的人。巴哈醫師特別認可他的花藥是要處理療癒心靈的狀態。

但倘若這個人覺得自己的狀況不錯、沒有情緒低落、沒有罪惡感也沒有沮喪的時候,花精就無法扮演任何角色嗎?

舉例來說:一個在印度製作的花精品牌~喜馬拉雅山花朵促進精素(Himalayan Flower Enhancers)的製作者湯瑪亞(Tanmaya),他在1990年初時在喜馬拉雅山麓丘陵禁食冥想。當他變得非常敏感而能夠開始聽見花朵說話,他本以為自己瘋了,而後才發現花朵是有很特殊的事要他幫忙 – 花要他拿一個缽,加入當地高品質的好酒,摘一朵花放入缽中,並讓花朵飄於酒上幾個小時,最後請他把花吃掉。湯瑪亞照做並且發現當他吃下花朵的那一刻,全身會湧入關於花精療癒特質的訊息。

那時從來沒有人介紹巴哈花藥給這位來自澳洲鄉下的湯瑪亞,倒是有一位朋友聽聞湯瑪亞的經驗後,給他一本巴哈醫師的書,所以湯瑪亞就以為他製作的是「花藥」。當他回去喜愛熟知的喜馬拉雅山麓、坐在群花當中時,花朵卻堅定地告訴他:「我們不是藥方,我們不是生來要療癒誰的!我們是要來促進基本的靈魂品質」,因此湯瑪亞就將這個精素取名為喜馬拉雅山花朵促進精素。

檢測時詢問態度的差異

蘭花花精製作者唐·丹尼斯(Don Dennis)曾經把花精供應給許多英國與歐洲的肌力測試學專家,而代理過二十四家花精品牌的唐,他極為重視的幾種花精品牌幾乎不被這些肌力測試學專家所重視,他對此現象一直無法理解。

直到2003年唐去倫敦參加一場給肌力測試學專家的演講時,內容提到了湯瑪亞的故事,肌力測試學的指導老師理查·荷丁才注意到湯瑪亞的花精並非療癒所用。於是他在現場創出一套新測法並將問題設立為:「這個人需要花朵促進精素嗎?」,隨後邀請現場的聽眾自願上來用這個新問題來檢測,果然發現以前在此人身上測不到的花精,現在的測試結果都顯示為「正向需要」。這個意思再明顯也不過了,以前不論理查在肌力測試時的用字是花藥還是花精,他的發問意思都是「這個人需要花藥嗎?」所以才會讓所謂的促進精素很難被重視到。

唐認為有些精素是促進精素,有些屬於花藥,有些則是兩方面兼顧。花藥功能的花精可處理極度沮喪與焦慮,或是當人強抓著有毒的殘餘情緒而不放開的時候,可幫助人們脫去這些情緒。然而,上述的印度品牌跟多種蘭花花精顯然就屬於促進精素,通常可在冥想時使用,這些花精想要分享的是美妙與深層的寧靜。

圖文資料來源:《蘭花花精療癒全書》,張之芃主編,新銳文創出版。

張之芃

重要經歷:
接觸大地實業有限公司負責⼈
花精之友主持⼈
北美花精FES認證花精諮詢師
日本富士山花精協會花精認證師
蘇格蘭蘭花花精講師
CIMPHA中華整合醫學與健康促進協會 花精組主任委員
在台灣設⽴立有八所「救災與公益花精」免費索取服務站

翻譯與出版
《綻放如花-巴哈花精靈性成⾧長的教導》譯者之一
《花精之友應⽤用⼿手帖》
《巴哈花精學習卡》
《蘭花花精療癒全書》

官網:https://www.feftaiwan.com/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